域名糾錯系統
From 『Wanna be the biggest dreamer』 to 『Wanna be the biggest liar』
理智&情感
不知何時養成了一個很不好的習慣,右手寫字的同時左手一邊在鍵盤上敲字(不論是電腦鍵盤還是電子詞典的“鍵盤”),結果今天看NC的21世紀英語報紙時莫名 漏看了一篇文章——一篇關於矮個子165的薩科奇的文章,然後想到班裏成群的160的女生背影看起來都差不多很不好認人真麻煩——雖然從個人看來會有明顯的俯視和仰視視角的差別但對於整個世界而言,一件一百四十公分高的物體和一件一百八十公分高的物體其實沒什麼區別都只是滄海一粟的葦草般的存在?不過就算“人是會思考的葦草”這條定律是普遍適用的那麼它在“渺小的”個體們之間卻往往顯現出幾乎難以跨越的差異——同樣的元素構成,同樣的工作原理,但人的軀體內部精神層面上的東西在人與人之間的差異卻往往大到有時無法想像“這樣的一些人”存在於同一個世界上——但又換言之“林子大了什麼樣的鳥都有”對於整個 世界來說這些差異其實是再正常不過的現象?要不又如何來解釋“百家爭鳴”現象的出現?換個視角和思維就會發現很多問題出現的徹底的甚至往反方向的改變。主觀的?唯心的?
閒話扯多了,其實他只是想用上面的第一句話來說明他從小時候的“上課無法專心總是走神且多動症”演變成了長期性的“無法不一心二用甚至多用”的強迫症。
放學回家坐在車裏的半個小時開始習慣性的空想結果偶然想出了點東西來——感性讓我應該把它立刻敲出來,而理智告訴我應該把它作為週末應付隨筆作業的待選題材。

於是,就記點關鍵詞吧。
極熱轉冷

物極必反

興趣缺失

精神支柱缺失

精神倦怠期

對“未來”及“幸福快樂”定義的感性認識偏差→得出偏執/偏差結論→理智分析不能→失敗→精神倦怠加重→需用理智控制感性→拋棄主觀理智遵循客觀”理智“→需積極向上努力學習→好奇心是前進動力→精神倦怠期適用不能→動機更加單純化→不願落在人後→好勝心→成王敗寇→求生本能→本能→對未來的不確定性/未知的恐懼→對“未來”及“幸福快樂”定義的感性認識偏差

似乎邏輯性全無?沒事只要到這週末時他自己還能看懂就行了。
得出結論是,就算是思維死循環,也是有個契機作為其開始的。
理智說,他應當為解決腰肌勞損造成的腰背疼痛及時常性頭暈造成的行動不穩而多注意休息調養——因為身體是革命的本錢;情感說,他只想不惜一切代價儘快解決那些該死的麻煩的各種作業和事情哪怕熬夜。
哪個是情感哪個是理智其實他也不清楚他覺得它們互相之間有時很矛盾?就像他無從得知“趕緊掛電話別燒錢了”和“沒話了趕緊找話題”到底哪個是情感哪個是理智控制造成的想法。不過就算是精神倦怠期每天還是有點值得期待的事這很好。沒事找事幹有事就找更多的事來幹這很好。
他其實是個不認真就會心神不定但總會在事後以懶而沒認真為藉口騙著自己開脫的人。不過現在看來前者因為被前所未有的激發出來而暫時占了上風。
不過對於閱讀這件事來說暫時還是情感占了上風。理智性的評論性的文字不僅閱讀吸收速度慢會加重頭暈,於是轉去看文學性質的又因欲罷不能而看到頭暈。造成的結果表面上是一樣的,但是過程不一樣,結果裏增添的裏層的東西也不一樣。
去 做了下字數統計發現其結果對他剛開始所做出的“用理智去控制情感少敲點字”的判斷真是,莫大的諷刺——其實每次應付文字作業並不是無話可說而是有話不敢說 不願說或一說了就停不下來了——理性分析過多了於是就由著性子繼續胡謅下去。原本是理性最後卻又生出了感性的影子然後還需理性去控制來刹車?想起政治老師 對《逍遙遊》裏“鯤”及“鵬”的說法。大即是小小即是大,比較物不同便可以互相轉化了。又想起語文課上對於人之善惡的辯論。善惡是通過比較而生的,也是可以相互轉化的,但它們所誕生的共同原因是“人欲”。
往復,轉化,循環,死循環——對於他來說永遠缺乏邏輯性的,理智與情感的死循環。
現在出現的問題是,因為基本上對什麼事情都沒什麼興趣,他向來喜歡和自己對著幹的劣根性導致他在“理性分析得出結論是不該多花時間”的事情上實際下的功夫遠多於他理智分析得出的應花時間——比如說在這裏,把本該用來睡眠的時間浪費在敲打以上這些無意義的文字上面——他還真是個,不知理智為何物的,無可救藥的白癡。
留言
发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码:
秘密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引用
管理员许可后即可显示
2012/11/14(水) 03:10:51) |